美文網首頁故事情感故事
如果走,請走遠一點

如果走,請走遠一點

  • 作者: 沐夢羽
  • 來源:網友推薦
  • 發表于2018-04-27
  • 被閱讀1590
  •   多年過去了,他已經不記得她的樣子了,卻還記得那天分別時她說的話:“如果走,請走遠一點。”他這一走,就走出了她的世界,走完了他們的一輩子。

      “小蕓,我,我在忙,你沒事的話,我掛了啊。”他看著不遠處言笑晏晏的女子,既心虛又急切地掛掉了那頭的電話,他整了整衣服,端著一杯酒走向那個他暗戀多年的女子。雖然他已經有了個知心的女友,可是眼前的她還是讓他心動不已。

      他在心里對女友說了好幾聲對不起,便朝那“明月光”走去。幾番推杯換盞下來,他得知了她剛從國外回來,她一直沒有男朋友,好像在等著誰!他越想越激動,她肯定是還在等著自己,想當初要不是她出國了,他們早就入雙成對,又怎么會……他失神的搖了搖頭,酒精侵蝕了大腦,疼痛感慢慢襲上來。

      他無力地坐在了沙發上,“怎么,建宇?”那個她關心地看著他,他心里一陣溫暖,他搖搖頭示意自己沒事,還想站起身來和自己的女神喝酒,結果剛站起來就天旋地轉。再醒來,看見的卻是知心的女友——周小蕓。他有些失望地看著除了周小蕓以外的空病房,她怎么不在了?

      “你怎么了?是不是找你的同事,那個很漂亮的穿黃裙子的女孩嗎?”聽見周小蕓的問話,他忘記掩飾了自己的急切,“她在哪里?”看見周小蕓的愣神,他自以為平靜實則激動地問:“我說她是不是還在這兒?”

      看著男友期盼的目光,她收拾被子的手頓了一下,隨后她很自然地回答:“沒有,她回去了,你暈倒后就走了……”和你的同事一起走了。周小蕓勉強的笑了,但是他并沒有看她一眼。

      聽到了那個她走了后,他就沒有興趣再聽后面的話了,他把自己捂在被子里,以是他沒看見一向愛笑的女友的異常。

      從那次暈倒后,周小蕓就很注意他的作息,還常常為他煲了湯送來公司,公司里的人都說:他燒了幾輩子的高香,才找到這樣一個好女友!若是以往,他肯定會趁機嘚瑟,可是這會兒,他的心早就放在那個她的身上了,哪有功夫來回應他們的打趣。

      家里的父母又打電話來催他和小蕓結婚了,他總說:再緩緩,再緩緩。家里逼得太急,索性,他讓周小蕓來接電話。剛開始,他還會幫著她“出謀劃策”,怎樣應對父母;后來,他干脆就讓她一人面對,而他則專心地關注起那個她來。

      今天,她穿了一條白裙子,真好看!他心里這樣想著,又拿出自己多年前為她弄的繪畫本,拾起畫筆,開始描繪她的樣子。高中時期記憶的那個她,工作認真的她,自信大方的她……短短幾個月,他已經為她畫了上百幅畫,作為女友的周小蕓卻從沒享受過這個待遇,他心里有些歉疚,想著以后他們還有的是時間,他也會為小蕓畫的!就在這樣的自我安慰下,他心安理得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太好了,小蕓,今天我真是太高興了!”他興奮地抱著周小蕓,不僅僅是因為那個她要留在這里的分公司工作,還因為他無意中投的畫稿得獎了,雖然是不知名的獎項,但他還是很高興;畢竟他曾經的夢想就是當一名畫家。

      一陣激動過后,他終于察覺懷里人的不對勁,“小蕓,小蕓,你怎么了?”他一看懷里的她已經昏迷了,趕快把她往醫院里面送。

      “醫生,我女朋友她怎么樣了?”

      “你還知道那是你女朋友?早知道,干嘛去了!去把費交了,讓護士給她輸點營養液就行了。”醫生念念叨叨把他趕出了門外。

      待他們從醫院回來已經是晚上了,等他洗好澡出來就看見她拿著自己的繪畫本,他幾步上前去搶了過來,“你在干什么?”一不注意把她推得好遠,他反應過來后有些尷尬,她卻像沒事人一樣,只問了句“原來你還會畫畫!”,便轉身回到房間睡覺,他心里感覺怪怪的但也沒多在意,自顧自的去睡覺了。

      他以為周小蕓是無論如何都不會離開自己的,就算天塌了,她還是會留在他身邊。可是這次是他猜錯了!

      第二天一早,周小蕓就收拾了東西,她沒有吵也沒有鬧,就這樣安安靜靜地離開了。他起床去上班也沒有發現她走了,還是去到公司發現那個她被調走了,才想起了還有一個周小蕓。

      回到家,他無奈地解開領帶,叫周小蕓,可是怎么叫也不見動靜,他才起身去到她的房間看了看,卻發現她已經走了。柜子的那些她常穿的衣物沒在了,他曾經心血來潮給她買的裙子在那里孤零零地掛著。

      他的第一反應是:她去出差了。他沒有打電話向她確認,因為他知道:周小蕓離不開他。他就這樣有恃無恐地損耗著周小蕓對他的愛意。

      就這樣晃晃悠悠過了半個月,直到……一條短信的到來:

      “明天上午十點,老地方見。”

      這是周小蕓的電話,她在搞什么亂七八糟的!老地方?什么老地方?不知道。不對,他好像知道在哪?周小蕓還是回來比較好,她回來,他就原諒她,明天去一次好了!他在心里這樣對自己說。

      第二天,天下著雨,他打著傘來到了他們的大學側門,那里開著幾朵小黃花。他等了一會兒,終于等到了她。“劉建宇!”他回頭就看見身著一身黃裙拿著一把白色雨傘的她站在樹下看著他,恍然他們多年前相遇時的情景。

      他回過神了,“周小蕓,別鬧了,我們回去吧!”他伸手抓住周小蕓,被她躲開了。“劉建宇,你說下雨天和分手是不是很配呢?”她調皮地說起了和電視上某巧克力廣告相同的話,可內容卻讓他大驚失色,“你胡說什么呢?”他故作不耐煩以此掩飾自己的緊張。

      周小蕓沒有回應他,反而抬頭看了看天,自言自語道:“看來老天爺也同意了。”她看起來有些悲傷。她深深吸了口氣,直視著他的雙眼:“劉建宇,我們分手吧。”周小蕓的表情堅定。他有些慌了, “小蕓,你肯定是在和我開玩笑。”他笑著說,他心里告訴自己不能慌,周小蕓肯定是騙自己的。但他的神情卻出賣了他,她看著他,慢慢地搖起了頭。

      “那是為什么?我”他所有的話在目光再一次接觸到她的裙子時,就全部咽了下去。“我,我可以解釋,不是,那不是……”他心虛地低下了頭,“劉建宇,你走吧。我放了你,你走吧。”

      他看著她有些欲言又止,在她的無聲催促下他轉身慢慢離去。“劉建宇!”他驀地停住,“如果走,請走遠一點。”

      還記得當時他說“云寶,如果我以后背叛了你,你怎么辦?”她是怎么說的,對了,她說:“我肯定把你揍得鼻青臉腫,叫叔叔阿姨都認不出你!哈…哈…哈,劉建宇大笨蛋!”你怎么不來揍我啊?小蕓?他轉身看著雨幕中漸漸走遠的她,心里這樣問道。待她的身影消失了,他才想起了她最后一本正經的回答:“如果真的發生了,我會請你走遠一點。”

      “有多遠?”他玩笑地問道。

      “走出我的世界,走出我的心底!”

      那時只是一句戲言罷了,他這樣期冀的想著。可上天注定他等待的是一場人去樓空,那天后,他像是開了竅般,積極地去從來沒去過的她的公司,等他找到她的公司時,她早已經辭職離開了。

      翻遍手機通訊錄和同學錄,他才發現原來他了解她的這么少,他想起曾經打過的她的老家的電話,他翻了許久后連忙撥了出去,他緊張的屏住呼吸,結果:您好,你撥打的號碼是空號……他挫敗地坐在了地上,這時他又想起了他當時賴皮地問她:“如果我不走遠一點,就要纏著你怎么辦?”她笑著的臉突然平靜了下來,就那樣靜靜地看著他,“那樣,我會走遠一點,消失在你的世界。”

      她就這樣在他的世界消失了,沒有一絲痕跡,就像他從未見過她一般,慢慢的,在家人的安排下,他和另一個女孩相親,然后步入婚姻的殿堂。隨著年齡的增加,她的樣子也在他的大腦里模糊、消失。

      現在他靠在椅子上,耳邊又響起了那句:“如果走,請走遠一點。”他的手慢慢垂了下來

      本文標題:如果走,請走遠一點

      本文鏈接:http://www.48214746.com/article/171336.html

      浙江海洋大学定海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