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

  • 作者: 張德安
  • 來源:網友推薦
  • 發表于2018-05-10
  • 被閱讀1103
  •   一顆炮彈落在了上尉所處的掩體旁,巨大的振動把他連著早已被炸爛了的土地一通翻起,街道業已面目全非,瓦礫中停著報廢了的坦克。冷風夾雜著燒焦了的木頭味道一起撲面而來,上尉踉蹌的爬起來往口袋里掏出了煙盒,哆哆嗦嗦的取出了一根。

      “該死的毛子,沒想到會這么冷,城市都被占領了,竟還不撤。”上尉抱怨著將煙點起,繼續蜷縮在布滿彈坑的掩體里,嘴里吐出的煙氣慢慢升騰也將他的手下也拽了過來。這群人也已好幾天沒看到熱氣了。

      “上尉,我們的物資呢,這兒的嚴寒可比萊茵冷了不止一倍。軍團已經拋棄了我們么。”紅眼睛聲音嘶啞的問著。一邊又往上尉的煙邊蹭了蹭。

      “別胡扯啦,我們冷,老毛子就不冷了?偉大的元首不會拋棄我們的,他們每天都在往這個鬼地方運送物資呢。只要我們在加把勁,咳咳,咳咳……”不住的咳嗽使得士官長停止了發言,但他的眼中總是有著看不透的狼一樣的火光。

      “咚”,又是一顆炮彈落在了旁邊,幾個人趕忙又縮到了角落,揚起的土塊石塊不時的砸向他們,有人也已因此而受傷,可上尉卻很享受這樣的轟炸,他貪婪的享受爆炸所帶來的熱浪,這能給他帶來一點溫暖。

      “混蛋,終于停了,蘇聯人轟炸起自己的城市可真是毫不手軟,是不是把平時對那個該死的煙斗元首的不滿全部發泄在他的名字上了!”又是一輪短暫的炮火,上尉抖了抖衣上的土,剛剛一連串的爆炸使他頭暈目眩,他又將手伸進了口袋里,與此同時,他好像聽到了遙遠渺小的喊殺聲,“可惡,連耳朵也被炸聾了么,該死的。”他拿出煙盒,依舊抖抖索索的拿出了一根煙,他的那些無知可笑的手下也依然快速的聚攏而來,畢竟這個比用爆炸取暖安全多了。

      “長官,我剛剛好像聽到了喊殺聲”

      “你也聽到了?到底是發生了什么,莫非……”紅眼睛此時帶著顫抖的聲音更沙啞了。

      “不要多想啦,你們都被炸聾了么,我們可是帝國的軍人,怎么可能被一群廢物反攻,這個城市可是已經被我們占領了的!”士官響亮的聲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每個人又重新鼓起了信心,可與此同時,他又偷偷的瞥了上尉一眼,眼光里全是凄涼。

      “絲……”上尉的煙也已經燒成了灰燼,從煙頭上掉落了下來,剛剛是最后一根了,一陣冷風從腳下吹過,將那些灰燼連著散泥一同卷起,一群人眼睜睜的看著那平時瞧不起的灰隨風飄出戰壕,飄出廢墟,最后的火光和溫暖也沒有了!

      “那么”上尉發話了“沒煙了,你們都走吧。”

      作者:張德安 發布時間:2016-12-01

      本文標題:灰燼

      本文鏈接:http://www.48214746.com/article/172934.html

      浙江海洋大学定海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