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網首頁文章百家雜談
一字千軍談為什么賣國賊不敢公開暗殺愛國人士

一字千軍談為什么賣國賊不敢公開暗殺愛國人士

  • 作者: 一字千軍
  • 來源:美文閱讀網
  • 發表于2018-05-22
  • 被閱讀818
  •   (原創)

      2018。03.11

      提起中國的絕大多數專家學者智囊們,有一部分就是魔智。而由魔智推薦的領導人,必然是極具奸猾特征的賣國賊,提起這些老賊,愛國人士們就憤懣。但有個問題:為什么賣國賊不敢公開暗殺愛國人士?所以很多人抱有幻想。這是一個很敏感的問題。

      實際上,愛國人士如果遭報復,紙里包不住火,對壞人明顯不利。紙是永遠都包不住火的。真的永遠是真的。假的即使偽裝得再好,也會有露餡的一天。這也算是惡與善的互相鉗制,非常感謝大家為我們這些人擔憂。在歷史上,海瑞是個奇人,一生中的奇聞異事甚多,其中最為著名的莫過于“抬棺罵天”(抬著棺材上朝罵嘉靖)。這也是他忠正耿直的巔峰表現,被后世稱道。雖然正義基本上大多有悲劇色彩,但嘉靖皇帝也不敢把海瑞怎么樣,因為他們都怕后世說皇帝打擊報復。今天的得勢者,即使在活著的時候被百姓列入秦檜之流也毫不在乎。他們已經裸奔了。有人撰文說海瑞此人十分的牛掰,對人對己都苛刻到無語的地步,最后衙門內因為老是掙不到錢,部下的人一看賺錢沒指望都翹班回家。海瑞罵嘉靖,如果不事先抬著棺材,小命早被皇帝收回了。后來萬歷皇帝明白了海瑞身為道德榜樣的作用,凡事還有點罩著他,但是即使這樣,同僚們也能尋找合適的機會排擠。

      現在正面回答那個問題:現在的社會漢奸當道,從中國開放銀行業來看,中國在走阿根廷的毀滅之路。雖然這些賣國賊不敢公開暗殺愛國者,但他們會破壞這些愛國者的健康,有些人應當就是這種情況,即使這些人算得上皇家左派,仍然侵犯了賣國賊的利益。這些賣國賊迫害愛國者的手段極其隱蔽,一方面動用技術偵查如腦控技術、暗示等騷擾愛國者們的生活,比如干擾睡眠等,施加壓力,盡管他們沒有暴露自己的目的,沒有留下任何證據,但紙包不住火的。這是陰招。二是明招,即在社會上以尋找圣人的名義拉攏到賣國賊的陣營里,圣人自然得完美無缺,如果有缺點或進行陷害,這些民間圣人就會被自己的缺陷在心靈折磨中自愧而亡,或者放棄所謂的參政野心,因為腦控技術可以讓人沒有隱私,所以賣國賊有攻擊人最大弱點的能力。以恐嚇、騷擾等方式迫使人閉嘴要做得非常隱蔽,才能躲過調查。大家看過悟空傳電影么?這些免費電影有政治宣傳意義,里面的楊戩的天眼映射的就是能侵犯人隱私的腦控技術。所以這是明暗兩種套路,廣泛應對所有民間愛國人士。

      那有沒有反制手段?其實人來到這個社會就是來磨練的,地球就是個磨練場所,不能因為有苦難就放棄向光明的努力。問題是有沒有反制手段能看到希望嗎?就磨練的意義來講,反制手段還是鋤奸等手段,但不能達到消除漢奸的最終目的,因為壞人的意義也是磨練的方式之一,而且漢奸集團力量極其強大。惡人自有惡人磨,所以不必苦惱,他們這些魔鬼的下場不見得在他們活著的時候能見到,死亡不是生命的結束,而是擺脫了時間的控制。這也就是善惡兩種力量都無所畏懼的原因,魔有魔的去處,佛有佛的去處。但如果都這么理解的話豈不是可以不用作為?當然不是,盡人事知天命,我們努力之后坐等上天的公平。一位阿根廷議員的住宅被民眾燒毀后,他困惑地哀嘆道,“阿根廷究竟是怎么了?為何陷入如此瘋狂的地步?難道所有政治家都是賊嗎?”那位阿根廷議員的遭遇可以讓我們遠望到將來國破家亡時所有百姓的憤怒和對賣國賊的報復。反制手段如鋤奸需要應對賣國賊的鷹犬,其實賣國賊的鷹犬不見得意識到自己是在做鷹犬,他們以為自己是在做維護穩定的事。即便動用了一些陰招,也認為自己情有可原。還有一些人是自己欺騙自己。因為作惡就要尋求心理平衡。

      民眾為什么對這類事件麻木?因為他們不理解毛澤東的哲學是勞苦大眾的哲學,這種哲學其實比為為富不仁者說話的哲學更有利于社會穩定,有的人想建立無意識形態的社會,我認為這樣不利于社會穩定,因為這樣的話,你想你的,我想我的,他想他的,社會就會四分五裂。我們的國家要想有戰斗力,要把人團結在一起,就要突出占大部分比例的勞苦大眾的利益之哲學,才能平民憤息民怨。這樣做不是要消滅資本家和地主,資本家和地主也是生產資料私有制的必然產物,我們只是想通過和平手段把資本家和地主改變成自食其力的人,把漢奸賣國賊進行審判。如果我們想要武力打倒誰,只是要打倒那些違背天理和歷史潮流的人。在這種哲學下,窮人和富人收入不能超過3倍,3倍雖然是個量化的概念,但其實是個定性的指導性概念,也就是說,調高勞苦大眾的收入,壓縮富人的收入,避免兩極分化,同時對于特殊人才,又不拘泥于教條。一字千軍QQ957138271微信號yajun857微信公眾號:一字千軍 微信公眾號sunyajun859

      本文標題:一字千軍談為什么賣國賊不敢公開暗殺愛國人士

      本文鏈接:http://www.48214746.com/article/174243.html

      浙江海洋大学定海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