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網首頁散文經典散文
畢淑敏散文精選摘抄

畢淑敏散文精選摘抄

  • 作者: 匿名
  • 來源:美文閱讀網
  • 發表于2015-04-24
  • 被閱讀12406
  •   電腦時代的灰色誘惑

      擁有電腦多年,謹記有關人士教導,不敢玩任何電腦游戲,怕染上病毒,使自家辛苦碼的字付之魔鬼。忽一日,上高中的小侄女說,同學間流傳一游戲軟件,名曰《醫院》,全是診病的程序,甚難,她們玩時治一個病人死一個病人,不一會兒屏幕上便鮮血淋淋,尸體橫陳,玩不下去了。知道三嬸是當過主治醫師的,求教一兩招,以攻克難關。于是欣然上機。想我雖已離開醫院,但20余載的醫學童子功,對付一個游戲,豈不綽綽有余?幾個小時鏖戰下來,果然得勝班師。我成功地使游戲中的主人公從一個初出茅廬的醫學院畢業生,官運亨通地跨越醫師、住院總醫師、主治醫師、副院長……諸級臺階,直抵醫院的最高寶座——院長。

      小侄女樂得合不攏嘴,說謝謝三嬸,這是一個比《三國演義》四代還要難的游戲,從此我可以向同學們傳授得勝秘訣了。

      從醫學的角度說,這套游戲軟件的科學知識基本準確,有情節有故事,從頭到尾玩下來,簡直像一篇小說呢。

      年輕的醫學院畢業生出身醫學世家,祖父是中醫,父親是西醫。長輩要求他走前人成功的路,回鄉下去開診所。小伙子不愿離開燈紅酒綠的大城市,老爸就提出了一個苛刻的要求:他必須在5年內升到醫院院長的高位,否則返回鄉下。

      升遷的道路漫長而曲折。一方面是醫術的提高,你不能誤診,不能拿錯藥,不能開錯刀,不能在搶救病人時束手無策……總而言之你要積攢足夠的病例,每醫好一個病人就是在腳下墊了一塊走向新職務的磚。

      這一部分的工作主要由我負責。不是吹牛,經我治療的病人,個個康復得紅光滿面。

      但是無論醫術多么好,總也不見我升職的調令(從現在開始,三嬸時而化成游戲中的“我”)。

      小侄女對我說,光埋頭看病可不行,那只能提高技術一項的得分。升官是一個綜合的事情,還有考核值、人緣、知名度等等各項指標。

      我說,醫學以外的事,三嬸可幫不上你的忙。

      小侄女說,您專心看病就是,別的事甭管。這游戲我琢磨好長時間了,其他方面我負責。

      于是我和小侄女四手聯彈,以集體的智慧同游戲軟件作戰。

      看了一會兒病人,小侄女說,該出門轉一轉了。我說,到哪兒?

      小侄女說,當然是到長官的房間里去了。你想升官,不到領導跟前套近乎還行?

      于是移動電腦鼠標,領著我離開診室,到達醫務主任室,那老頭笑瞇瞇地看著我們。屏幕上隨之打出我們的三項選擇:聊天、送禮、贊揚。

      小侄女果斷地指揮我:和領導光聊天沒用,空口說些贊揚的話也不行,最好的招數是送禮。我驚奇,忙問:送什么?

      小侄女說,查查咱們自家的物品清單上有什么?

      電腦查詢的結果是——因為我們目前只是一個小小的實習醫生,清單上一片可憐的空白。買!小侄女眼睛不眨地說。

      鼠標一轉身折進了醫院的小賣部。電腦隨即列出小賣部的貨物名稱:金戒指、金表、百年XO、球賽門票、海釣漁具、印度神油、萬靈丹……

      我邊瀏覽邊氣憤:這個小賣部真是居心不良,一般醫院探視病人應有的鮮花水果滋補營養品等,一概無貨。咱們現在有多少錢?小侄女問。

      我連忙查看儲蓄金額。電腦顯示微薄的薪金數字。

      咱們是窮人啊,錢要使在刀刃上。禮物一定要買得可心才有用。先和同事們聊聊天,看看主任最喜歡什么。小侄女自言自語。

      我遵命把鼠標引到同事一欄,出現了幾個同樣穿白大褂的人,電腦隨即打出“情報、喝酒”等選擇。

      我們當然選擇“情報”一項。沒想到同事回答:沒什么好說的。

      我表示心灰意冷,小侄女說,這個同事不肯說實話,肯定是怕得罪領導。咱們給他喝酒,酒后吐真言。

      喝一次酒是要花費不少錢的,小侄女很有大將風度,不在乎存款額下降到“0”,也要套出同事的肺腑之言。

      電腦中的同事終于說話了:長官喜歡女人。

      小侄女說,咱們趕快回小賣部,買禮物投其所好。

      我只得遵命返回小賣部,小侄女發令說,咱就買印度神油吧。

      我幾乎從椅子上彈起來,支支吾吾地說,你……知道印度神油是干什么的嗎?

      小侄女一晃腦袋說,你們大人不要以為我們什么都不知道,其實我們什么都知道。不就是亞當夏娃用的東西嗎?有什么了不起的!叫你買你就快買,你馬上就可以看到印度神油會使我們的分值提高多少點了。

      我只好服從,以一個實習醫生一個月的薪水換得一瓶印度神油。

      把禮送給醫療主任……電腦屏幕急速閃動……乖乖,我的人緣值立即上升了12點。小侄女向我眨眨眼。我噎得說不出話。

      之后電腦由我和小侄女輪番操作。我看一會兒病,就換她來搞公關。她不遺余力地請人喝酒,幾次淪落到身無分文的地步。但是她也得到了巨大的回報,群眾關系好,情報像雪片似地顯示出來,成為指導我們的行動綱領。

      隨意揀幾條實錄如下,以饗大家。

      “對于愛財的長官,你可以送他一本麻將必勝秘籍。”

      “不會看的病人你可以轉診,如果出了醫療糾紛,你可以試試用錢來擺平。”

      “拍馬屁時一定要注意長官的臉色。如果他神氣臭臭的,就別說太多的廢話。”

      “對喜愛球類運動的長官,你可以送他球票球具。”

      “醫療糾紛、治死了人,也有好處。它會使你的知名度迅速提高,你會紅。”

      “有的時候也可以罵罵長官,會使你在大家中的人緣變好。”……

      開始時,我還想辯駁一兩句,很快就發現這是螳臂擋車。除非你不玩這套游戲,否則就要按著它的規矩辦。要不你的分值就上不去,面對被除名的危險。#p#分頁標題#e#

      你看到hushi在用解剖學的骷髏頭打排球,如果你職務不夠高,你就千萬不可批評,那會使你的分值下降。

      你看到病房里在胡鬧,一定要假裝看不見,否則辛辛苦苦積聚起的資格就要毀于一旦。

      你在看病之外,需要不停地喝酒聊天無原則地贊揚四處打探情報給長官和其他人送禮……

      你只能按照它的規定做,在無數次的重復中,它將一種軟件制造者的思維模式像灌水泥一般注入你的腦海。

      小侄女和我共同構成的那個電腦實習醫生,飛快地進步著,終于在很短的時間內晉升到了院長的位置。

      小侄女興高采烈,她的三嬸愁眉苦臉坐著發呆。

      我說,這是不是最壞的游戲啊?小侄女說,

      這算是最好的游戲啊。這是智慧型的,不像格斗型的,打得人仰馬翻很恐怖。再說這里一個裸鏡也沒有,不屬于掃黃打非。

      我說,這是哪兒出品的?

      小侄女說,不是國內的,我們好像還不會造游戲吧?反正我是沒玩過一個諄諄教導型的電腦游戲。

      小侄女一蹦一跳地走了,去把這個游戲軟件的教導,普及給更多的孩子。

      電腦游戲是大人們制造出來給孩子玩的,它是一種新型的書。

      我第一次痛徹心肺地感覺到自己的蒼老,自己的無力——我不可能學會寫這種書了。我們是電腦游戲盲,報上刊載了南方的一名女工,省吃儉用為孩子買了電腦,以為孩子是在天天學習,沒想到他看黃色軟件,萎靡墮落……

      嶄新的電腦時代把我們和自己的孩子隔絕開來……

      我們沒有為孩子們寫出電子書,他們就去讀別人寫的書。灰色的汁液,一滴滴注入他們心田,也許會在某一個早晨生出荊棘,張開令我們驚愕的黑色翅膀。我以一個母親的名義呼吁:天下科學家和文學家聯起手來,為孩子們制造光明的游戲!

      孝心無價

      我不喜歡一個苦孩求學的故事。家庭十分困難,父親逝去,弟妹嗷嗷待哺,可他大學畢業后,還要堅持讀研究生,母親只有去賣血……我以為那是一個自私的學子。求學的路很漫長,一生一世的事業,何必太在意幾年蹉跎?況且這時間的分分秒秒都苦澀無比,需用母親的鮮血灌溉!一個連母親都無法摯愛的人,還能指望他會愛誰?把自己的利益放在至高無上位置的人,怎能成為為人類獻身的大師?我也不喜歡父母重病在床,斷然離去的游子,無論你有多少理由。地球離了誰都照樣轉動,不必將個人的力量夸大到不可思議的程度。在一位老人行將就木的時候,將他對人世間最后的期冀斬斷,以絕望之心在寂寞中遠行,那是對生命的大不敬。

      我相信每一個赤誠忠厚的孩子,都曾在心底向父母許下“孝”的宏愿,相信來日方長,相信水到渠成,相信自己必有功成名就衣錦還鄉的那一天,可以從容盡孝。

      可惜人們忘了,忘了時間的殘酷,忘了人生的短暫,忘了世上有永遠無法報答的恩情,忘了生命本身有不堪一擊的脆弱。

      父母走了,帶著對我們深深的掛念。父母走了,遺留給我們永無償還的心情。你就永遠無以言孝。

      有一些事情,當我們年輕的時候,無法懂得。當我們懂得的時候,已不再年輕。世上有些東西可以彌補,有些東西永無彌補。

      “孝”是稍縱即逝的眷戀,“孝”是無法重現的幸福。“孝”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往事,“孝”是生命與生命交接處的鏈條,一旦斷裂,永無連接。

      趕快為你的父母盡一份孝心。也許是一處豪宅,也許是一片磚瓦。也許是大洋彼岸的一只鴻雁,也許是近在咫尺的一個口信。也許是一頂純黑的博士帽,也許是作業簿上的一個紅五分。也許是一桌山珍海味,也許是一只野果一朵小花。也許是花團錦簇的盛世華衣,也許是一雙潔凈的舊鞋。也許是數以萬計的金錢,也許只是含著體溫的一枚硬幣……但“孝”的天平上,它們等值。

      只是,天下的兒女們,一定要抓緊啊!趁你父母健在的光陰。

      我很重要

      當我說出“我很重要”這句話的時候,頸項后面掠過一陣戰栗。我知道這是把自己的額頭裸露在弓箭之下了,心靈極容易被別人的批判洞傷。許多年來,沒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表示自己“很重要”。我們從小受到的教育都是--“我不重要”。

      作為一名普通士兵,與輝煌的勝利相比,我不重要。

      作為一個單薄的個體,與渾厚的集體相比,我不重要。

      作為一位奉獻型的女性,與整個家庭相比,我不重要。

      作為隨處可見的人的一分子,與寶貴的物質相比,我們不重要。

      我們--簡明扼要地說,就是每一個單獨的“我”--到底重要還是不重要?

      我是由無數星辰日月草木山川的精華匯聚而成的。只要計算一下我們一生吃進去多少谷物,飲下了多少清水,才凝聚成一具美輪美奐的軀體,我們一定會為那數字的龐大而驚訝。平日里,我們尚要珍惜一粒米、一葉菜,難道可以對億萬粒菽粟億萬滴甘露濡養出的萬物之靈,掉以絲毫的輕心嗎?

      當我在博物館里看到北京猿人窄小的額和前凸的吻時,我為人類原始時期的粗糙而黯然。他們精心打制出的石器,用今天的目光看來不過是極簡單的玩具。如今很幼小的孩童,就能熟練地操縱語言,我們才意識到已經在進化之路上前進了多遠。我們的頭顱就是一部歷史,無數祖先進步的痕跡儲存于腦海深處。我們是一株億萬年蒼老樹干上最新萌發的綠葉,不單屬于自身,更屬于土地。人類的精神之火,是連綿不斷的鏈條,作為精致的一環,我們否認了自身的重要,就是推卸了一種神圣的承諾。

      回溯我們誕生的過程,兩組生命基因的嵌合,更是充滿了人所不能把握的偶然性。我們每一個個體,都是機遇的產物。

      常常遙想,如果是另一個男人和另一個女人,就絕不會有今天的我……

      即使是這一個男人和這一個女人,如果換了一個時辰相愛,也不會有此刻的我……#p#分頁標題#e#

      即使是這一個男人和這一個女人在這一個時辰,由于一片小小落葉或是清脆鳥啼的打攪,依然可能不會有如此的我……

      一種令人悵然以至走入恐懼的想象,像霧靄一般不可避免地緩緩升起,模糊了我們的來路和去處,令人不得不斷然打住思緒。

      我們的生命,端坐于概率壘就的金字塔的頂端。面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我們還有權利和資格說我不重要嗎?

      對于我們的父母,我們永遠是不可重復的孤本。無論他們有多少兒女,我們都是獨特的一個。

      假如我不存在了,他們就空留一份慈愛,在風中蛛絲般飄蕩。

      假如我生了病,他們的心就會皺縮成石塊,無數次向上蒼祈禱我的康復,甚至愿災痛以十倍的烈度降臨于他們自身,以換取我的平安。

      我的每一滴成功,都如同經過放大鏡,進入他們的瞳孔,攝入他們心底。

      假如我們先他們而去,他們的白發會從日出垂到日暮,他們的淚水會使太平洋為之漲潮。面對這無法承載的親情,我們還敢說我不重要嗎?

      我們的記憶,同自己的伴侶緊密地纏繞在一處,像兩種混淆于一碟的顏色,已無法分開。你原先是黃,我原先是藍,我們共同的顏色是綠,綠得生機勃勃,綠得蒼翠欲滴。失去了妻子的男人,胸口就缺少了生死攸關的肋骨,心房裸露著,隨著每一陣輕風滴血。失去了丈夫的女人,就是齊斬斬折斷的琴弦,每一根都在雨夜長久地自鳴……面對相濡以沫的同道,我們忍心說我不重要嗎?

      俯對我們的孩童,我們是至高至尊的惟一。我們是他們最初的宇宙,我們是深不可測的海洋。假如我們隱去,孩子就永失淳厚無雙的血緣之愛,天傾東南,地陷西北,萬劫不復。盤子破裂可以粘起,童年碎了,永不復原。傷口流血了,沒有母親的手為他包扎。面臨抉擇,沒有父親的智慧為他謀略……面對后代,我們有膽量說我不重要嗎?

      與朋友相處,多年的相知,使我們僅憑一個微蹙的眉尖、一次睫毛的抖動,就可以明了對方的心情。假如我不在了,就像計算機丟失了一份不曾復制的文件,他的記憶庫里留下不可填補的黑洞。夜深人靜時,手指在撳了幾個電話鍵碼后,驟然停住,那一串數字再也用不著默誦了。逢年過節時,她寫下一沓沓的賀卡。輪到我的地址時,她閉上眼睛……許久之后,她將一張沒有地址只有姓名的賀卡填好,在無人的風口將它焚化。

      相交多年的密友,就如同沙漠中的古陶,摔碎一件就少一件,再也找不到一模一樣的成品。面對這般友情,我們還好意思說我不重要嗎?

      我很重要。

      我對于我的工作我的事業,是不可或缺的主宰。我的獨出心裁的創意,像鴿群一般在天空翱翔,只有我才捉得住它們的羽毛。我的設想像珍珠一般散落在海灘上,等待著我把它用金線串起。我的意志向前延伸,直到地平線消失的遠方……沒有人能替代我,就像我不能替代別人。我很重要。

      我對自己小聲說。我還不習慣嘹亮地宣布這一主張,我們在不重要中生活得太久了。我很重要。

      我重復了一遍。聲音放大了一點。我聽到自己的心臟在這種呼喚中猛烈地跳動。我很重要。

      我終于大聲地對世界這樣宣布。片刻之后,我聽到山岳和江海傳來回聲。

      是的,我很重要。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有勇氣這樣說。我們的地位可能很卑微,我們的身分可能很渺小,但這絲毫不意味著我們不重要。

      重要并不是偉大的同義詞,它是心靈對生命的允諾。

      人們常常從成就事業的角度,斷定我們是否重要。但我要說,只要我們在時刻努力著,為光明在奮斗著,我們就是無比重要地生活著。

      讓我們昂起頭,對著我們這顆美麗的星球上無數的生靈,響亮地宣布--

      我很重要。

      行使拒絕權

      拒絕是一種權利,就像生存是一種權利。古人說,有所不為才能有所為。這個“不為”,就是拒絕。人們常常以為拒絕是一種迫不得已的防衛,殊不知它更是一種主動的選擇。

      縱觀我們的一生,選擇拒絕的機會,實在比選擇贊成的機會,要多得多。因為生命屬于我們只有一次,要用惟一的生命成就一種事業,就需在千百條道路中尋覓僅有的花徑。我們確定了“一”,就拒絕了九百九十九。拒絕如影隨形,是我們一生不可拒絕的密友。

      我們無時無刻不是生活在拒絕之中,它出現的頻率,遠較我們想象得頻繁。你穿起紅色的衣服,就是拒絕了紅色以外所有的衣服。

      你今天上午選擇了讀書,就是拒絕了唱歌跳舞,拒絕了參觀旅游,拒絕了與朋友的聊天,拒絕了和對手的談判……拒絕了支配這段時間的其他種種可能。

      你的午餐是饅頭和炒菜,你的胃就等于莊嚴宣布同米飯、餃子、餡餅和各式各樣的煲湯絕緣。無論你怎樣逼迫它也是枉然,因為它容積有限。

      你選擇了律師這個職業,毫無疑問就等于拒絕了建筑師的頭銜。也許一個世紀以前,同一塊土地還可套種,精力過人的智慧者還可多方向出擊,游刃有余。隨著現代社會的發展,任何一行都需從業者的全力以赴,除非你天分極高,否則兼做的最大可能性,是在兩條戰線功敗垂成。

      你認定了一個男人或是一個女人為終身伴侶,就斬釘截鐵地拒絕了這世界上數以億計的男人或女人,也許他們更堅毅更美麗,但拒絕就是取消,拒絕就是否決,拒絕使你一勞永逸,拒絕讓你義無反顧,拒絕在給予你自由的同時,取締了你更多的自由。拒絕是一條單航道,你開啟了閘門,江河就奔涌而去,無法回頭。

      拒絕對我們如此重要,我們在拒絕中成長和奮進。如果你不會拒絕,你就無法成功地跨越生命。拒絕的實質是一種否定性的選擇。

      拒絕的時候,我們往往顯得過于匆忙。

      我們在有可能從容拒絕的日子里,膽怯而遲疑地揮霍了光陰。我們推遲拒絕,我們懼怕拒絕。我們把拒絕比作困境中的背水一戰,只要有一分可能,就鴕鳥式地縮進沙礫。殊不知當我們選擇拒絕的時候,更應該冷靜和周全,更應有充分的時間分析利弊與后果。拒絕應該是慎重思慮之后一枚成熟的漿果,而不是強行捋下的酸葡萄。#p#分頁標題#e#

      拒絕的本質是一種喪失,它與溫柔熱烈的贊同相比,折射出冷峻的付出與擲地有聲的清脆,更需要果決的判斷和一往無前的勇氣。

      你拒絕了金錢,就將畢生扼守清貧。

      你拒絕了享樂,就將布衣素食天涯苦旅。

      你拒絕了父母,就可能成為飄零的小舟,孤懸海外。

      你拒絕了師長,就可能被逐出師門,自生自滅。

      你拒絕了一個強有力的男人的幫助,他可能反目為仇,在你的征程上布下道道激流險灘。

      你拒絕了一個神通廣大的女人的青睞,她可能笑里藏刀,在你意想不到的瞬間刺得你遍體鱗傷。

      你拒絕上司,也許象征著與一個如花似錦的前程分道揚鑣。

      你拒絕了機遇,它永不再回頭光顧你一眼,留下終身的遺憾任你咀嚼。

      ……

      拒絕不像選擇那樣令人心情舒暢,它森嚴的外衣里裹著我們始料不及的風刀霜劍。像一種后勁很大的烈酒,在漫長的夜晚,使我們頭痛目眩。

      于是我們本能地懼怕拒絕。我們在無數應該說“不”的場合沉默,我們在理應拒絕的時刻延宕不決。我們推遲拒絕的那一刻,夢想拒絕的冰冷體積,會隨著時光的流逝逐漸縮小以至消失。

      可惜這只是我們善良的愿望,真實的情境往往適得其反。我們之所以拒絕,是因為我們不得不拒絕。

      不拒絕,那本該被拒絕的事物,就像菜花狀的癌腫,蓬蓬勃勃地生長著,浸潤著,侵襲我們的生命,一天比一天更加難以救治。

      拒絕是苦,然而那是一時之苦,陣痛之后便是安寧。

      不拒絕是忍,心字上面一把刀。忍是有限度的,到了忍無可忍的那一刻,貽誤的是時間,收獲的是更大的痛苦與麻煩。

      拒絕是對一個人膽魄和心智的考驗。

      因為拒絕,我們將傷害一些人。這就像春風必將吹盡落紅一樣,有時是一種進行中的必然。如果我們始終不拒絕,我們就不會傷害別人,但是我們傷害了一個跟自己更親密的人,那就是我們自己。

      拒絕的味道,并不可口。當我們鼓起勇氣拒絕以后,憂郁的惆悵伴隨著我們,一種靈魂被擠壓的感覺,久久揮之不去。

      因為懼怕這種難以言說的感覺,我們有意無意地減少了拒絕。

      在人生所有的決定里,拒絕是屬于破壞而難以彌補的粉碎性行為。這一特質決定了我們在作出拒絕的時候,需要格外的鎮定與慎重。

      然而拒絕一旦作出,就像打破了的牛奶杯,再不會復原。它凝固在我們的腳步里,無論正確與否,都不必原地長久停留。

      拒絕是沒有過錯的,該負責任的是我們在拒絕前作出的判斷。

      不必害怕拒絕,我們只需更周密的決斷。

      拒絕是一種刪繁就簡,拒絕是一種舉重若輕。拒絕是一種大智若愚,拒絕是一種水落石出。

      當利益像萬花筒一般使你眼花繚亂之時,你會在混沌之中模糊了視線。嘗試一下拒絕吧。

      你依次拒絕那些自己最不喜歡的人和事,自己的真愛就像退潮時的礁巖,嶙峋地凸現出來,等待你的攀援。

      當你抱怨時間像被無數餐刀分割的蛋糕,再也找不到屬于你自己的那朵奶油花時,嘗試一下拒絕。

      你把所有可做可不做的事拒絕掉,時間就像濕毛巾里的水,一滴一滴地擰出來了。

      當你發現生活中蘊涵著太多的苦惱,已經迫近一個人能夠忍受的極限,情緒面臨崩潰的邊緣時,嘗試一下拒絕吧。

      你也許會發現,你以前不敢拒絕,是為了怕增添煩惱。但是恰恰相反,拒絕像一柄巨大的梳子,快速地理順了雜亂無章的日子,使天空恢復明朗。

      當你被陀螺般旋轉的日子攪得耳鳴目眩,忘記了自己是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的時候,嘗試一下拒絕吧。

      你會驚訝地發覺自己從復雜的包裝中清醒,喚起久已枯萎的童心,感嘆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自然之子。拒絕猶如斷臂,帶有舊情不再的痛楚。

      拒絕猶如狂飚突進,孕育天馬橫空的獨行。

      拒絕有時是一首挽歌,回蕩裊裊的哀傷。

      拒絕更是破釜沉舟的勇氣,一種直面淋漓鮮血慘淡人生的氣概。

      拒絕也不可太多啊。假如什么都拒絕,就從根本上拒絕了每個人只有一次的輝煌生命。智慧地勇敢地行使拒絕權。

      這是我們每個人與生俱來的權利,這是我們意志之舟劈風斬浪的白帆。

      本文標題:畢淑敏散文精選摘抄

      本文鏈接:http://www.48214746.com/article/2614.html

      浙江海洋大学定海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