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岑參的白雪歌(原創)

作者: 孫葭湄 | 來源:發表于2018-11-07 17:36 被閱讀17次

文/孫葭湄

讀唐代詩人岑參的《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這首詩較長,但它是一篇不可多得的邊塞佳作。詩人的戰友情、愛國情、浪漫情充滿全詩。

我更欣賞詩人對雪景生動的描繪。我一遍遍反復地吟讀著:

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散入珠簾濕羅幕,狐裘不暖錦衾薄。

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難著。(難著 一作:猶著)

瀚海闌干百丈冰,愁云慘淡萬里凝。

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

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

輪臺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

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讀著詩人的詩,那抑揚頓挫的韻律,那變幻奇麗的雪景使我著迷。

我眼前出現了西部歌王王洛賓的許多歌曲,伴隨這些歌曲而來的西部壯麗的風光,那些美麗的姑娘。

讀著詩人的詩,我也回想電影《冰山上的來客》中為守護祖國邊塞的解放軍官兵們。

我一些同學畢業后分配到了祖國的西北部,有到內蒙古的、有到天水的、有到寶雞的、有到蘭州的。當年他們去的時候條件非常艱苦,讀著詩人的詩,我也感受到了那些同學當年的生活場景。

讀這首詩更使我學習如何寫雪景中得到了較大提高,詩人全詩不斷變幻圍繞雪的不同景觀。

雪從風起,“北風卷地白草折,”我的眼前出現的是呼嘯的北風和灰白的天空,遍地白草倒地的畫圖。

八月應該還是秋天,但邊塞己飛雪,“胡天八月即飛雪。”

詩人高明之處在于他浪漫奔放的情調。

八月下雪了,但他卻說“忽如一夜春風來。”

樹枝上壓滿了皚皚白雪,他卻形容為“千樹萬樹梨花開。”

把寒風比作春風,把白雪壓枝比作梨花開滿樹枝。西北邊塞壯麗的景象的描繪中體現了詩人浪漫主義和對祖國邊塞的熱愛。

詩人還從居住情況、睡覺環境、練兵場所、日常穿衣的不同環節來描寫雪帶給邊塞官兵的影響情景圖。

房屋居住,“散入珠簾濕羅幕。”

日常生活,“狐裘不暖錦衾薄。”

練兵操練,“將軍角弓不得控。”

兵服穿著,“都護鐵衣冷難著。”

一個個場景,一幅幅圖畫,圍繞著一個中心展現在我們的眼前,形容生動、表述準確。

接著詩人從近至遠,描寫寒雪給沙漠帶來的景觀變化和詩人的惆悵,“瀚海闌干百丈冰,愁云慘談萬里凝。”

外面天寒地凍,室內設酒送友人,詩人又給我們展現了送友人熱烈的場面圖,“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

按著時間順序,寫傍晚冒雪送客場景,“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進一步描寫風雪帶來的景象,紅旗凍得風也牽引不了啦。

順著友人遠去的身影,詩人進一步描寫雪鋪滿天山路、山路迂回曲折已不見君影,“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穵留馬行處。”

這首詩雖長,但讀來卻使人意猶末盡,一行詩一幅邊塞雪天風景圖。實在寫得太好了!這是我們學寫雪景之范本,也給我們寫景抒情指出了方向。

網友評論

本文標題:讀岑參的白雪歌(原創)

本文鏈接:http://www.48214746.com/subject/wcovxqtx.html

浙江海洋大学定海校区